“疯狂”写尽,家教O2O的终章

2019年10月02日 14:48:49精英家教网
A+ A-

“疯狂”写尽,家教O2O的终章

“再见。”

“曾经的疯狂已经谢幕,感谢过往一路的相伴。”

近日,疯狂老师宣布将于今天(2019年4月30日)停止运营,并提醒用户尽快处理账户余额,完成提现。

曾经,在家教O2O最火的年代,疯狂老师9个月就完成了5次融资,总额超4400万美元;估值从 1000 万人民币跃升到 2 亿美元;线下运营团队覆盖全国十几个城市,平台入驻老师上万人。

如此好看的数据,显然是一个完美的开局,但当浪潮退去,确定方向错了的时候,“虽有万千不舍,却终有一别”。

如今,当年家教O2O领域的几大明星企业,跟谁学、请他教、轻轻家教均已转型,把活动办到人民大会堂的疯狂老师也在几年前开始转做双师。

疯狂写尽,今天,仅仅是家教O2O一场富有仪式感的告别。

风口之上

2014年,打着高效连接与信息透明的互联网来袭,中国正式进入“互联网+”时代,其中,极具代表性的就有网约车。

滴滴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3月,滴滴用户数已超1亿,日均订单达521万单,号称全球移动互联网最大日均订单交易平台。

而在教育领域,在线教育机构大肆“收割”资本,整天叫嚣着要“干掉新东方”,也让传统机构有些措手不及。因为新东方用互联网改造教育的速度太慢,“新东方教父”俞敏洪也不得不忍气吞声,直到2016年初才感叹,终于等到一批批在线教育死去。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在在线教育刚刚出现的草莽年代,仅用一个概念就能拿到融资的案例确实不少。在家教O2O概念提出没多久,国内就出现了上百家机构,其背后资本不乏腾讯、好未来等巨头的身影。

2014年,正在经营k12线下培训机构“快乐学习”的张浩看到Uber和滴滴的模式后,他认为O2O模式才是教育的未来,机构垄断、盘剥教师的旧时代一定会结束。

于是,他决定把自己在快乐学习70%的股份赠给团队,创立一个叫作“疯狂老师”的新品牌,“干死快乐学习”。

同年,很长一段时间拿着新东方最高工资的陈向东离职,恰好赶上家教O2O的风口。2015年3月,这位“被资本倒追的创业者”仅在跟谁学成立9个月就拿到了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疯狂”写尽,家教O2O的终章

“疯狂老师”创始人张浩

疯狂补贴

跟谁学5000万美元A轮融资就像一把钥匙,开启了家教O2O领域的资本游戏。

之后不到半年时间,轻轻家教、疯狂老师、请他家分别拿到数千万甚至上亿美元的大额融资。

然而,互联网的盈利模式和空间,让市场份额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赤裸。拿下更多的市场,才有机会分到更多的蛋糕。

当年,为了抢占市场份额,滴滴携手腾讯,快滴联合阿里,双方疯狂砸钱进行了为期多月的补贴大战。不可否认,补贴能够快速培养用户使用习惯,但滴滴、快滴补贴大战的背后,更多地被解读为“抢地盘”。

与此同时,擅长学习的教育领域里,家教O2O企业在盈利模式完全没有跑通的情况下,也借鉴了出行领域的补贴打法,用“烧钱”来支撑运营。

疯狂补贴,一度确实带来了亮眼的数据。

2015 年 3 月底,跟谁学平台教师注册量 7 万名,学生数量达百万级,到了 2016 年 3 月底,跟谁学入驻教师已接近 50 万人,用户总量达到 3500 万人。疯狂老师2015年暑期单月交易额超过1亿元。

刷单肆掠

家教O2O这场流血战争,给刷单提供了生存的土壤。

很多机构为了做数据吸引投资,往往通过刷单来营造业绩数字。除了入驻平台的教师个人行为外,某些平台对于刷单行为并不禁止,线下机构到平台上刷单,能够获得不菲的补贴,而平台也能得到相应的“回报”,双方都能有相对满意的“金钱故事”。

当时有人形容,“刷单已成为O2O圈里一张秘而不宣的遮羞布,投资人喜闻乐见,创业者假装看不见,刷单客历历可见。”

2015年6月,据媒体报道,跟谁学被指要求入驻机构刷单,刷钱最多的机构可获得跟谁学平台广告位推荐。一商家还表示,其在一个月时间内,在跟谁学平台上刷单四十万元。

同年9月,一篇发布于某微信公众号的文章《刷单危机+高管离职潮,谁是疯狂老师下一个接盘侠》,质疑疯狂老师说谎融资,且陷入高管离职风波。文章表示,疯狂老师对于数据及资本有疯狂的需求,导致教师们采用了刷单的方式来完成工作;同时,疯狂老师对于平台师资入驻的审核机制存在疏漏。

当然,不管是跟谁学,还是疯狂老师,当时都否认了自己存在刻意刷单的行为。但是补贴确实存在,疯狂老师的补贴额度一度达到课时费的20%。

“疯狂”写尽,家教O2O的终章

被迫转型

“烧钱”只是手段,绝不是目的。

家教O2O平台快速聚集大量用户之后,如何把用户留下并实现变现是一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