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头条互诉背后:一个关于被蚕食和反超的故

2020年01月25日 01:07:08精英家教网
A+ A-

百度头条互诉背后:一个关于被蚕食和反超的故事

2019-04-28 14:41 百度 今日头条

百度头条互诉背后:一个关于被蚕食和反超的故事

越来越接近零和游戏的刺激战场,新老巨头的权力较量仍在继续

文 | 周天财经 (ID:techfinsight)

在年初与腾讯纠缠对攻之后,头条与百度间的恩怨,又再次走到了媒体关注的视野中。

4 月 26 日,百度起诉今日头条并要求索赔 9000 万元,另加 30 日公开道歉。当天今日头条反诉百度侵权,并且同样提出 9000 万索赔要求,巧合的是,这一天也恰好是世界知识产权日。

百度的起诉理由是今日头条大量窃取百度「TOP1」搜索产品结果,字节跳动的反诉理由则是称百度在搜索中抓取了大量来自抖音短视频的内容并通过技术手段抹除了水印。

具体而言,百度方面称,TOP1 指的是在搜索结果首位,将用户所寻找的答案及介绍直接进行展示,不需要用户再做点击跳转,从而提升效率,百度在此功能上进行了 AI 研发等人力、技术投入。

根据第一财经报道,在百度方面向法院出示的一些证据显示,今日头条搜索「1 立方厘米水等于多少升」,在首条搜索结果中通过断句方式藏入了「抄自百度」文字,百度称这是提前打好的「防伪标记」。目前已无法在今日头条中搜索到此结果。

百度头条互诉背后:一个关于被蚕食和反超的故

头条搜索结果中的百度「防伪标识」

头条方面的起诉理由则是百度「简单搜索」App 中未经授权设置了抖音专栏,用户点击时可以直接在简单搜索 App 中播放,违反了商业道德。

争夺信息流「铁王座」

互相起诉的背后不只是业务摩擦,而是追赶、反超和焦虑。

特别是在今年 3 月初,今日头条 App 开屏广告开始全量推广「头条全网搜索」,即在今日头条 App 的搜索框不只能够搜到头条内的新闻,也可以跳转外网内容,触碰到百度最核心的搜索业务。百度此次起诉今日头条的原因,也是认为头条方面在搜索技术上「抄了近道」。

目前来看,头条的搜索业务仍处在起步阶段,权力争夺的核心,还是信息流——这是今日头条最核心的商业腹地与营收来源,但 2016 年才「醒悟」的百度已经追赶上来。

资深产品人岳建雄在他的《我不是产品经理》一书中记载到,2014 年 6 月时他和张一鸣进行了几次深入沟通,当时头条的 DAU 还只有 1000 万出头。

「在聊的过程中我问到谁是他的最大竞争对手,他表示当时最害怕的是百度,认为最好的算法人才在百度,百度也最有实力来做信息流这个业务。」

彼时的百度还没有充分意识到信息流业务的潜力,百度外卖、糯米等 O2O 业务是当时的集团工作重点,百度也因此错过了阻击头条的最佳机会。

到了 2016 年中,百度开始着手内容分发的推荐算法开发,李彦宏对项目进展十分关注,多次亲自参与到决策中来。据《财经》报道,2017 年春节后李彦宏的一次内部演讲中,第一句话就是:「百度从本质上来讲,最核心的东西还是在做内容的分发。」

搜索和信息流虽然形态不同,但在内容分发的本质上却别无二致,也是从那时开始,百度和头条的战事正式拉开帷幕,输,就将错过一个时代。

字节跳动近几年在张一鸣的带领下,仍然保持着高速增长,2017 年营收 150 亿元人民币,而据国外媒体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在最近一次融资中向投资者表示,2018 年公司营收介于 500 亿人民币至 550 亿元人民币之间。此外,恒大研究院报告称 2018 年今日头条主 App 的广告收入预计超过 290 亿元。

但在高速增长背后,今日头条 App 的数据却陷入了停滞,此前据媒体报道,在 2017 年中,今日头条 DAU 就达到 1.2 亿,而 QuestMobile 数据显示,在今年春节期间,今日头条的 DAU 日活用户仍为 1.2 亿。

也就是说,一年半的时间,今日头条 App 的用户规模在原地踏步。坊间传闻,自 2019 年初开始连续霸榜的某「学习 App」也对今日头条数据造成了明显冲击。

字节跳动的增长主要依赖的是异军突起的抖音。有多位字节跳动内部人士向媒体表示,2019 年字节跳动的营收目标是破千亿人民币,抖音和海外市场商业化将承担主要增长引擎。

另一方面,一度被认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缺乏竞争力的百度逐渐稳住了阵脚。百度 2018 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截至去年 12 月底,百度 App 日活达到 1.61 亿,同比增长 24%,整体信息流用户使用时长同比增长 112%。